傻眼!外地研究所考生疫情下意外滯留西安 不知何時能離開、吃住遇上難題

傻眼!外地研究所考生疫情下意外滯留西安 不知何時能離開、吃住遇上難題

27日上午,西安雁塔區街邊店鋪基本都處於歇業狀態,路上基本沒有行人。(澎湃新聞)

八云一家与杯面
古玩之先聲奪人 吃仙丹

據澎湃新聞報導,12月25日、26日是2022年大陸全國碩士研究生招生考試時間。陝西西安嚴峻的疫情形勢,給從外地來參加考研的考生出了道大難題。如今考試已經結束,外地考生又面臨着如何回去的問題。

12月27日,多名在西安參加考試的考生告訴澎湃新聞,他們諮詢了多種離開西安的途徑,但基本都行不通;目前他們仍住在酒店,有考生續住時被告知酒店暫時歇業,無奈只能拖着行李箱去找下一家。也有考生表示在飯店紛紛歇業期間,吃飯成了問題,她今天去超市時,泡麪已經賣完,只好買了饅頭、辣醬、酸辣粉。

12月27日晚,陝西省教育考試院發消息稱,26日晚起,西安全市範圍內開展全面消殺,管控措施也進一步升級。因交通管控而滯留西安的考生,生活確有困難的,可以撥打相關救助電話。

★河南藝考生:酒店附近超市桶面賣光

小李是河南人,報考了位於西安的院校。因爲她是藝考生,只能在報考學校參加研究生考試,所以她和媽媽提前14天就來到西安備考。

考試結束後,小李母女想回河南,但到12月27日晚還沒有找到辦法離開。小李說,27日上午,她打電話給火車站,詢問能否坐火車走,被告知她本人持身份證、准考證和48小時的陰性核酸檢測報告,可以乘火車,但是陪同人員需要持酒店附近街道辦開具的「離陝證明」才能走。

接着,小李和媽媽去酒店所屬的街道辦開證明,但沒辦成。街道辦告知她們,要等12月27日新一輪核酸檢測全部做完後,根據新的通知再看情況。

你們練武我種田 哎喲啊

苗县前苑里镇长疑涉贪遭约谈 遭声押禁见

小李母女擔心等街道辦這邊有新的政策通知時,火車站那邊又有什麼變化。她們的擔憂很快成了現實,12月27日下午,小李再打電話到火車站詢問時,被告知考生也不能乘坐火車了。

百万发卡法则:实用性、高回馈

12月27日,西安全市開始新一輪的核酸檢測。小李說,她上午也和媽媽去做了核酸檢測,酒店附近街道上基本沒有車,也沒什麼人,網約車更是很難叫到,基本沒有車接單。目前她們只能住在酒店先等着。

小李說,考試前她們買的豆漿粉和水果已經吃完,外面的飯店、小吃店、便利店基本都不營業了,有外賣的更少,騎手也少,配送費也貴,很難叫外賣。

27日上午9點多,小李和媽媽去了酒店附近一家超市,發現泡麪都賣光了。她們買了點餅、六、七個饅頭,另外還買了幾桶酸辣粉和辣醬。

小李說,她們母女住的酒店一天160元錢,但生活消費比她們在河南老家高。她說,能讓她們回家的話,她們還是希望趕緊回家。如果因爲疫情原因實在不讓回河南,也希望當地能解決她們的三餐問題。

★四川考生:住的酒店突然歇業

四川籍考生趙川斌(化名)說,因爲有朋友在西安考試,他就報考了西安的學校。之前陝西的政策要求是,考生14天之內不能出陝西,所以他在考研前14天來到西安,借住在朋友家。後來疫情越來越嚴重,他擔心小區封控,就提前到考點附近的酒店住。

趙川斌說,在西安,很多時候都要持48小時陰性核酸檢測,檢測報告有時出得快,有時出得慢,爲了順利考試,考試前兩天,他每天都去做核酸檢測,以備不時之需。

考試對於趙川斌來說挺順利的,但他沒想到,考試結束後他被迫滯留西安。他說,27日上午,身邊的考生打火車站電話詢問能不能乘火車離開西安,當時給的答案是持證件和48小時陰性核酸證明可以乘車。

趙川斌算了一下,他當時的核酸結果已經快超過48小時,回到四川也要出示48小時核酸報告,他決定重新做一次核酸,等出了結果再去火車站。做完核酸中午去酒店前臺續住時,酒店工作人員告知他酒店客人少,加上防疫要求,現在要暫時歇業。

趙川斌說,聽到這個消息令人傻眼,他不知自己該去哪兒。那時,他上一次的核酸檢測報告離48小時僅剩1個小時,收拾好東西退房,再去找下一家酒店時,核酸檢測報告已經過期了。他只能拖着行李坐在酒店大堂,一邊用手機尋找可以訂房的酒店,一邊刷新着核酸檢測報告的頁面,希望最近一次檢測能快點出結果。

林韦君终结4年单身 认爱米其林主厨

他說,找其他酒店也不太順利。附近幾家酒店,打電話無人接通,打通電話的酒店距離又比較遠,還不知道公共交通是否正常運營。但目前他也只能找個酒店先住下,看第二天西安是否出相關政策。「能走就走,不能走就繼續等。」

除了住宿,趙川斌還面臨着吃飯的問題。27日的午飯,他花了60塊錢訂酒店的飯菜應付了一頓,現在揹包裡還剩有一點考試前買的零食。街邊飯店大多都已經歇業,外賣也不好叫。趙川斌說,作爲一個外地人,他在西安人生地不熟,雖然回到家也要檢測、隔離,但他還是希望能儘快回家。

★陝西安康考生:考試前一晚被退房

小周是陝西安康市人,今年是他第三次考研。他說,之所以報西安的學校,一是他之前就是在西安考的,二是有朋友在這裡,考完可以聊聊天敘敘舊。

因爲有疫情,擔心考試前出岔子,小周也是提前趕到西安。他說,有同學考試前才準備來西安,當時西安出了政策,他們可以在當地借考,所以晚做打算的倒是不用奔波到西安了。提前趕到西安的他,現在反而被「困」。

BASTARD!!暗黑破壞神(Bastard!!) 萩原一至

小周說,考研前一天,他從市區到之前訂好的考點附近的酒店,發現店家在未通知他的情況下,以疫情防控爲由把訂單取消了,當時他很慌,因爲第二天就要考試。他急忙聯繫朋友,最終訂到了另外一家酒店,但等他趕到時,酒店工作人員說附近有陽性病例,不讓他進去,只能無奈退房。

幸運的是,小周最後在離考點大約3公里的地方找到一家酒店住下。「還好找到了(酒店),當時真的太絕望了。」

1218公投》率蓝营青年共同街讲 朱立伦号召年轻世代站出来顾食安保民主

考試還算順利,12月26日考試結束那天,覺得太累的小周決定休息一晚,第二天回安康。

12月27日一早,小周找了幾輛此前聯繫過的私家車,希望有車從安康來西安接他回去,但對方都拒絕了,並表示「西安來不了」。

小周又聯繫火車站,想確認能不能坐火車回家,但得到的答覆是需要諮詢防疫辦。小周說,截至12月27日下午2點多,他一直打防疫辦電話,但都沒有打通。「可能打電話的人太多了。」

小周說,去安康的火車只有兩趟晚上10點多的,在沒確定能走之前,他也不能隨意買票,走不了的話還要退。不過,如果要在西安住上十幾二十天,花銷太大。

滯留考生們遇到的難題也得到了官方的關注。

12月27日晚,陝西省教育考試院發佈消息稱,26日晚起,西安全市範圍內開展全面消殺,管控措施也進一步升級。因此,不少考生原計劃的返程時間和途徑不得不根據屬地防控措施的變化作出相應的調整,已經參加工作的考生還需要向工作單位請假說明情況,這對受到影響的考生也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消息還稱,因交通管控而滯留西安的考生,生活確有困難的,可以撥打「12345」市民熱線或市、區縣社會救助工作電話(號碼可在市民政局網站上查詢),也可以通過微信公衆號「e救助」網上申請。

海纳百川》老家的大麦町(吴德里)